Sleep No More

在下着微雨的上海冬日午后,穿着一身黑色、金发在脑后扎成一个髻的Felix Barrett在钢琴前坐下,指尖轻轻触碰琴键,一首《My Funny Valentine》便开始将整个昏暗、密闭的房间包裹起来。印着孔雀羽毛图案的朱红色墙纸、厚重的天鹅绒窗帘将房间裹得严严实实,房间里透着老家具、旧物件和干掉的苏格兰蓟混合的气味。随手拿起茶几上发黄的黑白照片,上面是两个脸被模糊不见的小男孩。伸手掀开窗帘,窗外是一片泯灭不定的树林。这里,是浸入式戏剧(immersive theatre)《不眠之夜》(Sleep No More)的创始人、艺术总监Felix Barrett创造出的存在于1930年代上海的麦金侬酒店(McKinnon Hotel)的802房间。今夜,我们将在此入眠。

1902_di_hotel_sleep_no_more1

出于观众对这部“cult”剧的热爱和迷恋,在《不眠之夜》于上海演出了两年之后,Felix和他的团队决定在这里实现他酝酿了长达十年之久的想法,来创造一个能真正让“客人”来“check in”入住的房间。“上海的观众希望获得在麦金侬酒店过夜的体验,”Felix说,“因为他们远远不满足于在剧中停留的三个小时。”而802房间并不仅仅是一间可供预定过夜的房间,更是剧中故事和人物抽茧拔丝一般的延伸。熟悉《不眠之夜》的的人都知道剧中有一段男巫与酒店门童的故事,两人在剧中三次相遇,却如触不到的恋人,每每欲说还休。而802房间正是两人在酒店中的居所:神龛上别着的便签纸、收据单和随手撕下的圣经页、那些未曾寄出的礼物和明信片、花瓶中插着的孔雀羽毛和苏格兰蓟、洗手间里收集了男巫眼泪的玻璃瓶,无不在这间位于酒店阁楼的客房里,等待入住的客人去寻觅和探索这两个角色的存在以及他们的前世今生。

在2017年9月出概念和开始设计,802房间的设计在《不眠之夜》的主设计师Maxine Doyle的带领下由国际和上海本土两组设计团队共同完成。Felix指出,与其说这是一个剧场的团队阵容倒不如说更接近电影的制作团队,从设计师到木工、布景绘画师、道具买手,“整个团队都将他们各自在美学上的技能带进这个项目,而上海本土团队更带入了许多本地知识和专长,去考察了上海档案馆、博物馆、以及和平饭店去看30年代的上海酒店应该是什么样子。”整个设计和搭建历时六个月,从贴瓷砖、刷墙、搭家具、设计墙纸、窗帘,再到细节的陈设,都经过了很多轮的改造。“这个过程就像刷墙一样,”Felix回忆说,“需要刷五遍,一步一步地来,直到将其完善,让802房间与整栋楼一起呼吸自如。”

尽管与《不眠之夜》其余的五层楼相比,802只是一间套房,然而房间里的家具、装饰和摆件都无一不落实到每一个细节之中。由于在中国很难找到房间所需要的古董家具和摆件,Felix的团队在位处于纽约与波士顿之间的一个古董市场花了几个星期的时间去淘,再将所有的东西运到纽约的港口,装进集装箱运往上海。“因为所有的东西必须具有真实性,整个房间必须体现有人居住过、被那些过往的鬼魂所萦绕的感觉,而只有二手的物件才能将此体现。”

如此大体量的创意项目对Felix而言,设计的第一步,也是关键一步永远都是空间。“在我看到空间之前,我对一部新的剧将会是怎样完全没有概念,”他强调说,“只有当空间敲定下来之后,我才能够开始围绕空间去描绘一幅情感地图,通过对空间所作出的情感反应来找到这个空间中什么地方是最安全的、什么地方是最具威胁性的。”从安全到危险之间的平衡出发,Felix才开始酝酿故事的情节,再接着就是去寻找主题音乐。在有了空间和音乐之后,大概再要六个月到五年的时间逐渐去将想法延伸,将故事情节在空间的每一楼层进行扩展。“这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他说,“接着是彩排,一般的百老汇剧目用四周的时间来做彩排,而我们的剧则要十二至十四周的时间。”然而,麦金侬酒店对Felix来说却是一个特殊,“因为我们已经知道要在上海做Sleep No More,所以这栋楼是为这部剧找的,而原本只是一个空壳的楼里面的一切也都是为这部剧的需要去设计和搭建的。”

音乐亦是他灵感的首要来源,“没有音乐,我就做不了,”而对于《不眠之夜》,Felix解释说:“主题音乐均来自黑色电影中的配乐,当你听到音乐响起时,整部剧才开始脑海里视觉化。”大约30首来自希区柯克电影中的音乐分布在酒店的各个角落的音箱,而每隔一小时就会有3分钟的时间在各个角落响起同一首歌,这个时候整个空间就开始同步起来,继而又消失不见,形成氛围上的主题。三个小时的《不眠之夜》,《My Funny Valentie》反复唱响,对于这首歌Felix说,“它神秘、浪漫、忧郁、情绪化、充满爱意,叫人牵肠挂肚,欢愉却又让人黯然神伤。一首好的音乐可以瞬间将我们转移至另一时空。”

至于Felix和他的闻名全球的Punchdrunk团队是否将会把802房间的入住式戏剧体验进一步扩展,Felix说观众已经习惯浸入式体验,所以入住式甚至可能成为未来五年里新的度假方式,“当你入住酒店时,你永远不知道你遇到的人谁是真实世界的人,而谁又是戏中的演员。”

This story originally appeared in the February 2019 issue of AD China
Words by  Xing Zhao | Photos by 吴俊泽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