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有木村拓哉,还有村上春树

第一次东京的时候,觉得东京好迷失。那时候的旅行没有google map,靠的都是自己看地图。这里左拐,那里直走,要手拿地图仔细看着走,一不小心走错了,就要兜兜转转的回来重新走。

东京的各种地铁、JR路线密密麻麻,坐到哪一站是多少钱,如何换线。东京的多得让人眼花的霓虹和店。还有的就是东京的孤独感。

走累了,在拉面店的机器上买一张拉面的票,进去一个个小格子隔开的位置坐下。把小票递给面前的小帘子里伸出来的手,5分钟后一碗拉面从帘子后递出来,然后一个人寂寞的吃掉。

那时候的旅行,是一个人的。

后来,我又去了好多次的东京。后来,有了不再让我迷路的google map。

而这一次的旅行,是两个人。

新宿的小公寓

以前来东京住的都是酒店,从简单但干净的小酒店到日本庭园式的精致酒店都住过,但是这是第一次住东京的公寓。

从成田机场坐火车到新宿,转个地铁到了我和G租下的小公寓。Studio式的小公寓简单、干净,让人想起年轻时的木村拓哉在早年的日剧中会居住的公寓。烧水的壶、烤面包机、微波炉都整齐的在一起,什么都有,但什么都是小小的。

Shinjuku flat1

晚上从这座喧闹的城回到这个小小的公寓时,我给G冲一杯抹茶做甜点。我们坐在只容得下2个人的小沙发上,我会想起村上春树的小说里那些喜欢一边听着爵士乐一边做pasta的年轻男子。他们会跟猫说话,会在东京这座又快又繁华的城市里过着自己很慢的生活。

一期一会的午餐

冬天的东京天蓝的没有一丝云,寒冬的太阳晒的人那样的舒服。我和G从新宿三丁目的地铁出来,一抬头就是Tiffany’s,旁边就是伊势丹。大大的红色“伊”字圆形招牌有蔚蓝的天空给它做背景。

Tokyo 2

慢慢走路去新宿御苑,一路是可以吃午餐的咖啡馆。在繁华的大街背后的安安静静地公园和围绕它的街区。实在是适合居住的好位置。

WeChat_1514973524

很多时候旅途中的饭食都是一种际遇,吃到的一顿饭常常是碰到什么便吃了什么,虽然有时也会特地选一家餐厅特地找过去吃。但那种偶然吃到的饭食却是一种缘分,那种一期一会吃到的东西,和无法预期的好与坏。

东京许多餐厅在中午的时候有lunch deal,我们经过一家顺着窄窄的楼梯走到地下去的餐厅,决定吃个午饭。

在地下并不小而且很多食客的餐厅里,我点了sashimi和米饭,G点了带汤汁的海鱼和萝卜。

Tokyo

那种随遇而安中吃到的意外美食所带来的满足感,让人心生欢喜。

新宿、表参道、涉谷

人是会变的,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从一个穿着人字拖背着大背包走遍欧洲的男生变成了一个拉着拉杆箱、住五星级酒店和为了shopping而飞到东京的人。不过我的初心是一样的,变的是我的品味:更加refined,更加懂得欣赏设计、艺术,和其他美的东西。

而跟我在一起的人,更是一个兴趣爱好就是买买买的人。

WeChat_1514976923

从新宿到表参道,再到涉谷。从Isetan Men’s到GYRE,从Opening Ceremony到白山眼镜店,shopping其实也是带着偶然性的事情,你发现哪个你原来并不知道的品牌,你会碰到哪一件你爱不释手的单品,都充满了偶然性。也许你走一整天都找不到你会想拥有的东西,但也许你一出门就买到了你会穿多年的一件衣服。

Tokyo 4

这其中的道理,跟恋人的关系是一样的。

 

Mori Art Museum

东京我最爱来的一处地方是在六本木的Mori Art Musem (森美术馆)。在Roppongi Hills,首先会看到的是已故的艺术家Louise Bourgeois的巨大蜘蛛的雕塑。

Louise Bourgeois从小与母亲便有着困难的关系,她的很多作品都用到蜘蛛。大蜘蛛的身下是她的蛋,寓意着母亲与孩子的微妙关系。

大蜘蛛的旁边是一家小小的但很漂亮的Elle Cafe。

IMG_3921

从Mori Tower进去,坐电梯到2楼,便到了Mori Museum Art Store。好的美术馆的设计商店都很值得逛,Mori的更是如此。在这里,我发现了摄影艺术家Ryan Chan出版的zine:从Mad TokyoFitting Into Tokyo,不过大部分都以售罄。G告诉我,Ryan Chan是为滨崎步拍照的摄影师。

WeChat_1515035064

 

Ikinari Steak

如果你是一个对选择有困难的人,在东京你会更困难,有其是吃饭。因为东京的选择太多,多到不知道怎么选择才是对的。

在涩谷的街头,我和G走来走去无法选择究竟吃什么才是最好。这样的时候,不仅是要跟随你的直觉,更加是要有着随遇而安的心态。

最后我们选择了这家Ikinari Steak,日式牛排。所谓J Steak的理念,是选择你中意的牛排种类、重量和烧法。厨师会根据你想要300克还是400克的重量在你面前将牛排切好成厚片,然后用明火来烤。与传统牛排不同的是,J Steak将很快被烤好,并用铁板上菜,而食客甚至是可以站着吃。

Ikinari

除了牛排,还有side order可以点:从青豆、玉米、米饭到沙拉。

配上一杯红酒,玉米、洋葱,和化在牛排上的蒜,Ikinari的厚牛排入口即化,让我事后还是想念。

不论在吃,还是在购物,日本都让我觉得充满了哲学的意味。因为日本给我们太多的选择,就像人生,你可以这样选,也可以那样选,但事实是,不管你怎样选,只要你带着正确的心态和跟随你的直觉,最后的结果都不会错到哪里。

DUG

在晚上10点的新宿街头,在MUJI店铺的旁边,我们邂逅DUG。

在东京,很多的店铺在楼上,也有很多的店铺在地下。这家偶然路过的地下jazz bar始于1967年。东京人对爵士乐的热爱在那个曾经经营爵士酒吧的村上春树的小说中给予我们爵士、苦咖啡、威士忌和香烟所营造的氛围中。巧的是,村上春树在《挪威森林》中写到的爵士酒吧是一家叫做NEW DUG的jazz bar。

我们并没有进去DUG。对于jazz bar和村上春树的想象停留在了冬日里从DUG走上来,站在街上抽烟的男子的一幕。

dug

东京真的很好玩,还有村上春树和木村拓哉,当然还有滨崎步。在木村拓哉会居住的小公寓里,像村上春树式的男子一样煮一个意大利面,然后专心的吃掉。而这篇文字的结尾,怎么可以不用陈绮贞的《我喜欢木村拓哉》来结尾?

我喜欢木村拓哉

喜欢他在同班同学里面短头发戴眼镜的笨样子

围着围巾手插在口袋里好可爱

我觉得他的身体太扁了

但是嘴唇很好看

他的声音粘粘的很适合爆笑的场面

演一个像恋爱世代第一集宾馆里的色狼刚刚好

Xing Zhao

Xing Zhao is a Shanghai-based writer and editor specializing in travel, lifestyle, arts and culture. His writing has appeared in CNN, Time Out, OutThere Magazine, City Weekend, Zing, Metropolis, and Men’s Uno. He writes in both English and Mandarin Chinese. To contact him, please email at kapazhao@gmail.co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